黃晁偉:玩「啤」,讓人生擁有豐富味道!

黃晁偉_玩「啤」讓人生更有味道!

 

與啤酒的美好邂逅

 

英國演員與作曲家Bill Owen曾說:「給一個男人一瓶啤酒,只會花他一小時;但要教一個男人學會釀酒,需要花他一輩子。」(Give a man a beer,wate an hour.Teach a man to brew, and waste a lifetime.)晁偉笑著承認釀酒是個坑,而且是個大坑。
受限台灣的法規規定,釀酒一次不能超過100公升,因此大家都是私釀,互相分享各家口味好壞,切磋進步。而最一開始,晁偉對啤酒的第一印象,不過就是冰櫃上面的那幾個牌子,可不覺得有甚麼特別,直到到了澳洲之後,晁偉才全面顛覆對啤酒的看法……..

 

澳洲啤酒廠結合餐廳 台灣囿於法規暫無發展

 

晁偉在澳洲的住處隔壁就是「小天使啤酒廠(Little Creatures Brewing)」酒廠的商標是一個拿著啤酒的可愛小天使,該酒廠的特色是結合餐廳與酒廠觀光,讓遊客既可以體驗到酒廠的特色與氛圍,又能大快朵頤,是澳洲必遊覽的景點之一。因為距離近,晁偉很常去酒廠拜訪、串門子,因此開啟了他對釀酒的興趣
「台灣的啤酒產業發展是滿可惜的。」晁偉有點感嘆,目前台灣的法律限制,酒廠必須設置在工業區裡面,然而,工業區的空氣與水質都不是頂尖,因此無法像國外一樣,營造出這種具有觀光特色的酒廠;另一個問題是,一般進出口啤酒時不會有「酒稅」的問題,但是台灣本土的酒廠自己賣酒,每公升需要被抽新台幣26元的酒稅。諸多限制,使台灣的啤酒釀造,始終沒有多大的前進空間。

 

啤酒也有元素表

 

「你們知道,其實啤酒比紅酒還要複雜嗎?」一提及啤酒種類,晁偉可謂如數家珍。他說,一般在超商所看到的啤酒頂多就是兩三種,然而,啤酒的種類可是高達146種!投影幕上出現了高中課本裡非常熟悉的元素表,但不是化學元素表,而是啤酒元素表(Periodic Table of Beer Styles)。
晁偉指著密密麻麻、排列整齊的小方格—而這些甚至只是啤酒種類的一半。例如我們熟知的台灣金牌啤酒是屬於American Standard ,這種啤酒的類型重點是除了放入麥芽,還會放入麩質,例如玉米等。
以台灣啤酒為例,會放入具有特殊香氣的「蓬萊米」,晁偉解釋,是因為蔣經國時代蓬萊米過剩,沒想到將它加進釀酒過程中異常順利,還會有清新香氣,因此延續至今。台灣最早期的啤酒屬於German Pilsner,加入蓬萊米改良後,就變成了American Standard,不過因為口味特殊,未能在國際間推廣。
「台灣一般超商還可以喝到的啤酒種類還有Dry Stout,例如健力士啤酒;某些像台啤或龍泉出的水果口味啤酒,就會被歸類為Fruit Beer…」晁偉繼續指著元素表介紹,「Lambic,代表是比利時特有的啤酒。利用比利時特有的野生酵母,借用長年失修的酒廠屋頂所產生的鐵鏽,將要釀製的麥汁放在屋頂上,自然地讓野生酵母融入麥汁。」晁偉說,這聽起來驚世駭俗的釀造法,其實會產生類似皮革的特殊酸味,原理有點像是當我們聞到微量刺激的臭味時,並不會覺得臭,反而會覺得有股特殊的香氣。
但啤酒的奧妙還不只如此,年份不同的啤酒混搭,或加入其他元素,都會產生另外一種全新的種類,例如將放了1年的Lambic加上2年的Lambic結合,就會變成Geuze;加入水果的Lambic就會變成Faro;將比利時啤酒做新舊混合,就會變成Flanders Red…誰也沒想到,三五好友小酌時的最佳良伴,竟會有這麼多分類與學問,這呼應了晁偉的開場白「我們對啤酒真的了解太少。」

 

期待「阿罩霧啤酒」的嫣然誕生

 

晁偉目前在霧峰駐點創業,使用霧峰名產「香米」,希望將香米的芋頭香氣帶入啤酒中,晁偉樂觀地說,預計再半年就能開發成功,「但我創業最根本的目的,是想讓大家體會釀啤酒的樂趣與成就!」
對釀酒滿懷熱情的晁偉,從霧峰出發,分享啤酒的文化及知識,並且耕耘台中的自釀啤酒文化。期待在不久的未來,人人都可以一邊暢飲「阿罩霧啤酒」,一邊享受釀酒的奇幻旅程!

 

 

交點故事人:林玟萱

 

在出版社擔任一枚少女編輯,業餘具有兼職編劇的功能,最喜歡看影集和韓劇當馬鈴薯。

歡迎來參與 9 / 3 週六的 【交點台中】,也歡迎到其他的城市交點,或是特別的合作活動喲! 立即報名活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