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琬婷:紅鼻子小丑的人生哲學!

現場照2

你了解小丑嗎?傳統的小丑源自於馬戲團,是一種世襲的工作,即使自己不願意成為一名小丑,也無法選擇,注定成為娛樂他人的小丑,而當別人發笑的同時,小斗自己卻是不快樂的,這是傳統小丑自出生以來的宿命,因此,常有人比喻這樣的小丑們都流著「小丑的眼淚」。

 

世襲制度,造就了很多小丑的無奈,但這不就像我們多數人的人生一樣嗎?

 

傳統的小丑 vs. 現代的小丑

 

「小時候天真無邪的我們是原創的,但長大後順著社會的期待的我們都變成了盜版的。」在成長的過程中,我們總被許多的框架所綁住,小時候為了上好的學校,認真唸書,長大後,為了有好的表現,努力工作,但是否我們都忘記了,那個源自於自己內心最深處的聲音,那個小時候天真無邪的夢,那個連自己想著都會笑的夢?但為什麼漸漸的我們把別人認為的夢想,也變成了自己的夢想,那源自內心的那份讓自己快樂的方式,去哪了呢?

 

為了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,琬婷將自己在國外時的藝術志工經驗帶回了台灣,創立了「當代小丑工作坊」,為的是幫助大家找回小時候那份愛人的能力,讓所有人不只重新面對自己,也真正的從「心」認識自己。

 

小丑的人生哲學

 

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丑樣貌。」琬婷說,在當代小丑裡,並不是大家都千篇一律地玩雜耍或搞笑,正如每個人的人生經歷與課題都不一樣,而你快樂的方式跟我快樂的方式也一定不會相同,當代小丑希望找回大家內心的那個小孩,用自己的方式將快樂渲染出去、散播給他人。

 

琬婷說,她有位朋友的腳跟比較短、平衡感不好,因此她走路時習慣墊腳尖,因此她的小丑角色就像隨時在漫舞一樣輕盈優雅。從肢體表現可以重新審視自己、接受自己,將以往以為的缺點都轉化成優點及特色。

 

琬婷要大家閉上眼睛,在腦中描繪出花朵與陪伴身邊的人群,每個人腦海裡浮現出的樣子自然不盡相同,「無論腦中出現的一朵花還是花海、陪伴身邊的人是誰,這些都是你自己的經歷。」每位小丑也都是用過去的種種才堆疊出「現在」的自己,並努力讓「現在」的自己在「未來」成為很棒的可能。

 

小丑 延長幸福的賞味期限

 

琬婷曾到柬埔寨當志工,當時她在街上發糖果給孩子們,看著他們的笑容,琬婷也覺得好幸福,「但漸當糖果的甜味慢慢淡掉後,孩子們好像也漸漸地忘記了我……」

 

於是琬婷開始思索如何永遠留在別人心中。後來在一次國外藝術志工的場合中,琬婷參與了義大利的「小丑工作坊」,並認識到了義大利的訓練師,從那次過後,琬婷開始找到了屬於自己快樂的方式,也找到了讓別人也跟著快樂的方式。小丑已然成為琬婷的生活態度,因此她想把這樣的經歷帶回台灣,讓所有人都體會到「小丑人生哲學」。

 

有時會被拒絕,但 Why not?

 

「你們知道人與人之間最近的地方在哪裡嗎?是鼻子!」在街頭上,小丑們相信人與人的交流是最珍貴的,於是他們把全世界最小的面具,戴在人與人最接近的部位—鼻子,希望能夠透過在街頭上的交流,讓每個人得到快樂。

 

但時常有人問琬婷:「在街頭上,不會常被人拒絕嗎?這樣真的快樂嗎?」

 

每每面對這樣的疑問,琬婷總是微笑地說:「重點永遠不是你被拒絕了,而是你表達了。」有些人拒絕了你,但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你,而是因為,他自己還有一些人生課題需要跨越,因此他們對這樣親近的行為感到疑慮。

 

琬婷說,我們不會知道他人的生命中還有哪些課題,但我們可以敞開心胸,試著幫助那些人跨越自己的課題、克服自己的心魔,或許有那麼一刻,某個人因為我們而鼓起勇氣跨越障礙、超越自我,「這樣不是很棒嗎?」我們能給的,其實比想像中多更多。

 

被拒絕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因為害怕被拒絕而從此不再嘗試、甚至不容許其他的可能。當我們面對質疑或拒絕時,不妨說一聲「Why not ?」吧,你希望自己不再像小時候面對社會期待時一樣的妥協嗎?活出自己的快樂方城式,成爲那個你心中最美最棒的「當代小丑」吧!

 

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當天琬婷在交點的分享!

 

 

交點故事人:柏昱

奇怪的理工男,練習用文字傳達想法,希望自己以後打的可以不只是一行一行的程式碼。

歡迎來參與 12 / 10 週六的 【交點台北】,也歡迎到其他的城市交點,或是特別的合作活動喲! 立即報名活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