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剛勇:一個平等舒適的地方

朱剛勇_新

 

「人生百味」是一群由設計師、工程師、企劃人員…等等所組成的團隊,於2014年後學運組成,團隊的成員們希望透過簡單有趣的計畫,讓社會上的每一個力量都能幫助到身邊的弱勢人們,即便這些力量再微小。而今日的講者,就是人生百味的共同創辦人—朱剛勇。

 

一個舒適平等的地方

 

「不好意思,請問一下我可以坐著嗎?』,在開始分享前,朱剛勇問。
「可以啊,沒有問題。」主持人回答。
「想要坐下的原因,是因為在街頭做運動時,希望自己能用同樣的視角,去面對在街頭上所有眼神情感的交流。」朱剛勇坐下後繼續說道。
這看似平凡的開場,卻也直接了當地傳達了人生百味的理念「平等」

 

同情購買的矛盾

 

接著,朱剛勇繼續問了兩個意味深長的問題:
「如果每天早上,你都會遇到一位手拿著口香糖奮力叫賣的婆婆,想請問現場的各位,會停下腳步跟她購買口香糖的請舉手。」
這時,現場的各位都舉起了手,接著她繼續問:
「那接著,當你晚上走進麥當勞點餐時,在長長的排隊隊伍裡看到一位熟悉的身影,猛然一看,竟然是那位每天在轉角路口賣口香糖的婆婆。那明天早上你還會再跟阿嬤買口香糖的,請你繼續舉著手。」
大部份的人都放下了手。
所有人都應該想一想,在我們買口香糖的當下,不就是想要讓婆婆的生活變好嗎?那為什麼當她的生活變好了、甚至跟你一樣吃得起麥當勞時,你心裡卻會有一種說不出的矛盾感?在你買東西的當下我們究竟想著些什麼呢?

 

什麼是我們想像中的弱勢?

 

在街頭上有了這些感觸後,讓人生百味的成員們開始思考:究竟什麼是我們想像中的弱勢?為了找尋這個問題的答案,他們開始走向街頭,希望對所謂「弱勢」伸出援手,於是他們依序開始了三個計畫。
第一個計畫「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」是建置簡易地圖,標明一些長輩固定撿拾回收物的時間與地點,讓附近居民能夠透過這個地圖,將回收物如鐵罐、紙類、寶特瓶等直接送到長者手中。這個計劃不只改善了這些阿公阿嬤的生活,也讓附近的居民省去了找回收區的麻煩。
一次在太陽花學運靜坐時的起心動念,讓人生百味開始了第二項計畫—「石頭湯」。石頭湯原本是個家喻戶曉的故事,無論在東方西方、主角是飢餓的士兵或和尚,寓意都是一樣的:同心協力、一起付出就能享受美好成果,然而,成員們的進行方式跟故事有點不一樣。
婚禮、尾牙、大大小小的活動中,難免產生多出來、品質沒問題卻吃不完的食物與食材,而規模愈大的活動,愈容易產生大量的剩食,人生百味蒐集剩下的食物,並且將這些食物帶往街頭與街友「分享」—分享的不只是故事,還有彼此的人生。
而希望進一步改善街賣者—例如賣玉蘭花與口香糖—生活的人生百味成員,開始了第三項計畫「人生柑仔店」。為了讓街賣者手中賣出的東西能更有價值,人生百味希望透過搜尋在地好物,並且將這些在於好物交由街賣者販賣,讓街賣者賣出的東西能更被大家接受。然而這個計畫需要眾人的幫忙,因此他們從去年12月開始在Flying V上募資,希望大家能助街賣者一臂之力。

 

我以為我幫助了他們,但其實

 

然而,當他們開始執行第一個計畫後,發現很多做回收的阿公阿嬤都有完整的家庭,許多人甚至與兒女住在一起,那為什麼他們還要大半夜的跑出來做回收呢?原來,這些所謂的拾荒老人只是想要保有他們生存的尊嚴、想證明自己還活著、能為自己的生活努力,不會成為兒女們的負擔。
「把我們當人看吧!」是一位街友大哥對人生百味團隊成員們,最平淡卻也最深層的吶喊。原來,無論是拾荒老人、街友或街賣者,需要的既不是金錢的援助。也不是伙食的救濟,他們最需要的,是一分平等有尊嚴的對待。

 

被剝奪的選擇權

 

人生百味的三個計畫就像三株不依照支架生長的植栽,各自地斜逸旁出許多枝椏,最終錯綜複雜地纏在了一起,成為難捨難分的一體。因為所謂的「弱勢」,自始至終的核心議題都是一樣的—因為他們別無選擇。
弱勢並不是缺少金錢或幫忙,而是缺少了「選擇權」,所有的弱勢都迫於現況,而不得不去選擇這樣的生存方式,那,我們是不是能給予那些雖然失去選擇權,卻仍然努力活著的人們一個尊重呢?哪怕是一句簡單的問候,或者一個友善的眼神,相信都能帶給他們很多力量,街頭是一個我們「經過」的地方,卻也是很多人努力生活的住所。讓街頭回歸舒適吧,好不好?

 

交點故事人:柏昱

奇怪的理工男,練習用文字傳達想法,希望自己以後打的可以不只是一行一行的程式碼。

歡迎來參與 12 / 10 週六的 【交點台北】,也歡迎到其他的城市交點,或是特別的合作活動喲! 立即報名活動